滿腦子山姥切國廣和大俱利伽羅和くりんば。左右非固定。本科沼民。

在想寫寫本與くりんば的兩難中還殺出了GBF的ユーステス,臉很臭的美男子們總是不願意放過我(在說啥

Simulated Cage -1

若在這一千字以內就感到不妙,請速速逃離。
*

每年1月1日都會把基本日課做完就讓刀們放假,花了半天把他們的新年問候看了一圈,從六十幾振看到81振,愈來愈花時間了,但還是習慣這麼做。
2018年真的有好多想像不到的事,為看刀出國了三趟,くりんばonly、山姥切國廣極化、本歌山姥切實裝。雙山姥切都有出現的文裡,該怎麼簡略稱呼這兩振呢,到現在我也沒個底。在山姥切國廣極前滿等之前,我可是一直稱呼他“隊長”的。
2017年底大俱利伽羅極化實裝到現在,也超過一年了呢。到lofter來發花痴,也不知不覺超過了一年。
2018的最後一篇停在甜文還是挺好的,畢竟看完悲傳之後差點以為我腦子裡沒了糖只剩下刀。不過可能聽過評價做了心理準備了,所以倒是沒有像看虛傳一樣看...

肉桂・橙皮・星茴香

    草木都已沉眠的冬夜,月色為庭院鋪上一層薄薄的灰藍。靜得彷彿聽得見鼻息的走廊上,一陣風吹來,掀起了銀灰色的披風,露出和庭院同色調的那一面深藍。

    「冷死了⋯!冷到這種程度,還不如爽快點下場雪⋯⋯」
    「還不是你自己攬了這種差事在身上,才會在這種大半夜還得在外面吹冷風⋯⋯」和走在前頭的銀髮打刀同時縮了縮身子,彎著腰、背上扛著一個大袋子、手裡還揣了鼓鼓一整包的金髮打刀忍不住回敬了一句抱怨。
    「偽物君,你再說一次?」
 ...

搬家完成

基本上有一定長度的同人文都放過來了,但tumblr最近屏蔽的狀況也很嚴重,有種走投無路之感。如果看文看到一半發現文章消失了,請通知我,我會手動把它們補回來的orz
之後有新增的文也會同步兩邊發表,直接更新在此篇,就不另發布了,抱歉占了各位的版面。<(_ _)>


くりんば

原作軸
斬龍之時
食髓知味
不凋花
無鹽
琉璃珠
記作吻痕,讀作___
願望 願望─同位體─ I II III
為了我(不)愛的你
The Obvious Proof
從今以後
貓派?犬派?
日常性・騷擾 Re: 日常性・騷擾
火之聲・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回點文: 哨兵嚮導AU(原作軸) )
クチナシ...

本丸近況

*下收大太刀極劇透請注意


連隊戰是好東西,可以讓兩把山姥切國廣出現在戰場上的同一個畫面!


還有我家的くりんば毫不客氣地在本歌大人面前曬恩愛還把他的盛世美顏遮住

還碰見審神者生涯至今的第一次真劍必殺二刀開眼,是說聽說大俱利伽羅和青江真劍必殺二刀開眼的話畫面會非常豐富,真想親眼見識一下(? (其實這兩位也夠豐富了)


大太刀極特殊攻擊的氣勢真是驚人啊!!!

最後,我家大包平亂舞Lv5了!!沒想到第一個Lv5的五花刀會是你!!恭喜恭喜&感謝連隊戰!!

前一陣子一位追蹤的原創繪師把他的漫畫腳本放出來,看了之後,覺得他的用詞、敘事流暢度、劇情推進都抓得很好,就算那篇腳本直接拿來出書也沒什麼不行。
其實看漫畫本也常常覺得,自己喜歡的作品裡,作者的文字運用通常都很優秀,能在短短的字數中精準敘述,同時也把氛圍不留痕跡地建立起來。只要他們願意,他們應該也能成為優秀的文字作家吧。
愈想,就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那個膽子印書了⋯⋯

好想看大俱利伽羅對山姥切國廣說:承認吧,我知道你喜歡我。
光想像那畫面心臟就要停了…

我我我的天大太刀極真是理想的極啊!!!
雖然一回來就把我存的刀都鍊光了數值還是沒滿,但34等就可以上連隊戰超難真的好感動啊!!!!修刀貴我不在意!只不過升級所需的經驗值就…再說吧orz

關於大俱利伽羅的一些想到什麼說什麼

※理所當然的くりんば成分


記得我剛掉進大俱利伽羅沼的時候另一個新人審問我:「他這樣的態度…不是讓其他人(刀)很難做事嗎?」我回答:「你看這本丸有刀像會顧慮他的嗎?!」
是的,我覺得他就是一個每天都生活在精神攻擊中的苦命刀。

他像是珍珠貝,把侵入他生命中的、會傷害他的沙礫抱在懷裡,溫柔地呵護它、用自己的血肉滋養它,直到它長成溫潤的珍珠。
以前也說過極化前的くりんば的山姥切國廣被我寫得很像極化後,不知為何,大俱利伽羅就是有這種力量,用無限的寬容和愛把那顆不願被打磨的原石培育成寶石。
被他視同自己的一部分的瞬間,不論要他付出多少,他的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然而,要進入他那並未緊閉的殼中,又並不是那麼困...

關於山姥切國廣的一些想到什麼說什麼

*含複數CP內容,請避雷

最近加了個群組每天被一堆寫本(抱歉我還是習慣這稱呼)洗版,感覺有點奇妙。主要是驚訝於同一個角色被當攻來寫跟被當受來寫的時候差異居然可以如此大,就算都是極化前也差很多。
個人是很致力於讓一個角色不管位置是攻是受都不會改變原本性格,也很努力讓自己寫的山姥切國廣的對話在腦內用CV前●智●的聲線唸出來也不要有違和感,所以這一點讓我相當困惑。

至於極化,我覺得他是真的提升了很多男友力沒錯,但他根深柢固的不器用還是存在。過去他堅持要審神者認可仿作的價值,修行後轉念覺得仿作的身份不過是刃生的一小部分,就又說服本歌去認可這件事。當然說話方式是和緩不少,但他依然很難理解本歌又經歷了多...

真想訂一塊匾額掛在大俱利伽羅房裡,上面寫「無為而治」。(俱:給我拆掉

我家的二振目山姥切國廣說想去修行的時候,近侍剛好是長義...
對不起,我...我沒有打算要讓你去修行啊啊啊啊~~~~~(哭

寫文對我來說真的好困難啊,有靈感還要配合上時間,一下沒時間寫,衝勁過去了就寫不出來了。
就算寫到途中,看了部戲做了別的耗腦力的事,思緒就斷了。要重新抓回來又要花一陣子,寫到後面忘了前面還得回去檢查設定有沒有亂掉,這段時間內文字數既沒增加,如果被打斷了就又前功盡棄⋯⋯
最糟糕的是寫到最後最關鍵的部分的時候,因為前面耗的時間太長,衝勁消失,角色就不會自己動了,變得自己要指揮他們做這做那的,文章就變得很生硬。自己對自己寫出的東西沒自信,草草收尾真的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寫文真的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啊⋯⋯

by最近工作很耗腦力根本不敢隨便開啟妄想的錫羅的心之俳句廢文

拜託各位說服我不要買一組山姥切國廣跟大俱利伽羅的印章包+票卡套...(死命按住掏卡掏一半的手

刀遊記—京のかたな

特別展 京(みやこ)のかたな 匠のわざと雅のこころ
雖然已經可以看到各種心得文,但還是來做個自己的記錄。

開館時間9:30,當天8:30分到已經有人排隊,照片裡的都是排在我後面的。



票和展示板都好美,這次京博野心真的很大啊~

以下刀劍本體相關。
近兩百把展示刀,說真的大多數都記不得...所以主要還是挑遊戲實裝刀來說。

第一區

三樓只有第一區一間展間,獨立展示格放的就是三日月宗近
排隊排了10分鐘左右,大概京博打光真的很厲害吧,不需要很認真就可以看到刃紋的打除け。不過生放送有說,後期的三日月宗近是正背面反著放,所以跟網路上的照片(平常的正面)比起來,現場看到的(背面)打除け有比較少。
遠遠看...

我看完京刀展了。我覺得,


本作長義(下略)是全館最漂亮的刀!!!!!

就算你樓上都是國寶也一樣!!!!!

今天在東寺二手市集看到了一把白鞘的脇差,忍不住去問了一下,攤主竟然讓我拔刀看!人生第一次摸日本刀!!白鞘還蠻大把但拔出來細細的,可能很久沒有研,看不清楚刃紋。
攤主說是在銘吉道(我記發音去查的,希望沒錯),雖然不是我愛的寬身幅的類型但還是很心動啊!只是我也不敢問價錢…
題外話家人聽到我想買刀嚇得要死…

我沒有被屏,我直接被刪了。
我的第一篇R同位體。

最後一個骰子真不給面子……

我大概⋯⋯不會刪文吧。某天炸了的話請到tumblr找我(?

我真的覺得龜甲好可愛喔,他可以在任何事情中找到樂趣,根本是本丸最正向的刀了啊!

這個時間點我還發車連我自己都覺得腦子壞了。
以後車都不會發過來,直接發tumblr連結。
thirdheaven3.tumblr.com 這是我的tumblr,搬家還沒完成。

感謝各位一直以來願意看我的文。

DK組paroくりんば的山姥切國廣明明都被歸在升學學校,其他人+大俱利伽羅是工業高校,沒想到長義參戰以後長義變成貴族學校,山姥切國廣硬是跟大家一起擠去一般男校了ww

*上一篇提到的可能很雷的新腦洞,請小心!!
*CP俱利山,外加無CP長義(非三角)
本來就只是個短篇,敘述完大概也就不用寫了XD

對本丸位置還不是很熟悉的新刃長義君在夜晚迷路的時候不小心撞見了俱利山房內的情事的俱利山短肉文。
沒了,嗯。

現在的腦洞根本就是一包滿滿的地雷,還是不要寫好了...(小聲

廢話時間

*想到什麼說什麼,含同角色複數CP表現,不限制各種CP評論留言,請注意避雷


這陣子其實還沒消化完極くりんば的狀態,長義就又冒出來,腦子整個一團亂...
我的妄想本科腦洞發源地其實也是くりんば的某paro(沒寫過),後來衍生之後覺得寫本(現在好像比較常叫くにちょぎ)也不錯,那時候還在想:啊啊如果本科實裝的話一定是本科んば是主流吧我又要跟主流逆向了,沒想到長義同學是個...嗯咳,曾經只存在我腦子從來沒跟人交流的冷門CP竟然一夕之間變成大熱門CP...我...有點手足無措...(?
(比起極んばx長義,我比較喜歡特んばx長義)

前一兩個星期我成了右手寫くりんば、左手滑くにちょぎ糧的詭異狀態。...

想到以後的週年賀圖如果依然比照一週年賀圖的話可以理所當然每年看到親媽畫的雙山姥切在同一個畫面⋯⋯我就⋯⋯你要多少錢通通拿去啦⋯⋯!!!

クチナシ - 梔子 -〈 後日談 〉

*我個人需要救贖所以畫蛇添足了,但想保留原文餘韻的,請略過這篇


————


    透過一層層薄雲,日光照在遠方積雪的山頭上,反射的光線穿過車窗,顯得加倍刺眼。彷彿永遠沒有盡頭的道路向山麓蜿蜒而去,坐在緩慢地搖擺著的巴士裡,茶褐色頭髮的青年撐著下巴,半閉著眼,無意識地看著景物不斷向後滑行。經過一個彎道,放在隔壁空座位上的外套滑落了一隻袖子,露出裹在外套裡的一朵梔子花。

    青年一直帶著那朵花,即使他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送給他的。縱然他自己也覺得奇怪,但更奇怪的是,從他離開那間舊宅以來,那朵花不曾枯萎,只...

梔子的世界線裡如果長義存在的話,肯定是最用力為山姥切國廣打氣(雖然是激將法)、最認真聽他訴苦(雖然聽完會說偽物果然很沒用)、花最多時間陪他(雖然很一直抱怨)、最多次把他從「那個時代」拉回來的刀吧。
がっかりさせるな——不管幾次他都會對他的写し這麼說的吧。

© 錫羅 | Powered by LOFTER